太虚化龙篇

第十章 货物被劫,人手被杀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    潜龙山庄。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殷明大人最近和孙管事走得很近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庄冥应了声。

    “老奴觉得,孙管事这人,不大可信。”白老迟疑了下,他这话乍然听来,颇有一种诬陷同级管事的味道,但他考虑两天,终于还是如实报知公子。

    “我自有分寸,白老只当一切如常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殷明大人那边?”

    “他的忠诚,无须质疑。”

    庄冥笑着说了一声,指了指桌上的糕点,说道:“坐下,吃点东西,我还有些事,要交代白老。”

    白老管家顿了一下,忽然苦笑道:“公子一向深谋远虑,想来是老奴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庄冥只是轻笑一声,却又说道:“你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白老管家接过那册子,讶异道:“神医李鹤的著作?”

    庄冥说道:“里边有一种奇药,名为玉神花,有断肢重续之奇效。”

    白老管家当即怔住,旋即露出讶色,目光落在庄冥的双腿上,然后看着庄冥的脸,惊喜道:“公子觉得,此花能治?”

    庄冥悠悠说道:“若是上面记载属实,应能治愈我双腿残疾。当然,也不排除古籍上的记载,会有所夸大。不过好歹是个希望,我六年之间,遍寻东胜王朝,放出不知多少风声,求取奇药,请动名医,皆不能治,如今有个希望,便尽力去寻罢。”

    白老管家连忙点头,正色说道:“老奴这就将此事传下去,让下面的人,多加注意,如有此类奇花踪迹,立即上报。”

    庄冥摆了摆手,说道:“根据记载,此花奇异,古往今来,现世寥寥几回而已,更被赋予神话故事,能否得遇,还要看我的缘法了。”

    白老管家忙是说道:“宝药珍奇,属稀有之物,亦是万物自然之规律。”

    说着,白老又正色道:“但越是难得,便也越是珍贵,越能证明此药一旦属实,药效必然不凡,公子便放宽心,咱们家的生意,遍布淮安十六府,便是淮安以北,也有我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老人的神色间,带着几分傲气,道:“整个东胜王朝,论起行商买卖的门路,论起最广的,自是咱们庄氏商行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午后。

    白庆急匆匆来报。

    “公子,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运往广府的货被劫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庄冥眉头一挑,脸上微沉,道:“谁押送的?”

    白庆说道:“卢洋。”

    庄冥目光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卢洋的功夫,在武林中,也是颇有名气的,只比白庆低了一线,在他招揽的武林人士当中,可排入前五。

    “卢洋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连同他手下十六人,都被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货物呢?”庄冥面色冰冷,深吸口气,方是问道。

    “全部被劫,损失近一万八千余两,包括您吩咐要送给广府高大人那件价约千两的珍宝。”

    “查清了凶手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还在查,也报官了。”

    白庆顿了一下,说道:“官府的回应是,十有八九,应是淮北的贼匪。我去探了下,在五天前,淮北有一窝盗匪,被官府清了老巢,逃过淮水,目前应该就在淮安十六府的境内。”

    庄冥沉吟道:“淮北的盗匪?”

    白庆应道:“而且这窝盗匪的贼首,本是个文武双全的儒生,早年在一位高官府上,窃取古书不成,逃亡出去,落草为寇,江湖传言,功夫颇是高深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白庆有些自嘲,苦笑道:“那个盗匪我虽然不识得,但算是听过名声与事迹,武学造诣大约在我之上,如果真是他们所为,也难怪卢洋招架不住。”

    庄冥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白庆也未敢多言。

    霜灵正端着水果进来,却发现气氛凝滞得可怕,也不敢多言,放下水果,悄然退下。

    “广府的货物,不能短缺,还要再押送。”

    庄冥说道:“高大人的礼,倒是可以暂时压后,待我哪天亲自到了广府,再送上门去。只是押运货物的人选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庄冥顿了一下,说道:“卢洋本事不低,尚且连同属下十六人被杀,目前官府还没剿灭这窝盗匪,还不能大意。”

    白庆迟疑了下,说道:“我本领比卢洋强些,但也有限,只不过,若我师兄陆合,可以与我同行,我兄弟联手,便可无忧。”

    庄冥摇头说道:“陆合的事,还没定下,他暂时抽不开身。”

    白庆问道:“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这些年来,公子招揽了不少人手,极为看重才能杰出之辈,文人书生也有,武辈高手也有。

    而护卫之辈,也同样招揽甚多,各处店铺的护卫,商队的随行护卫,包括眼前潜龙山庄的护卫等等,人数合计起来,已有数千人。

    当然,那些普通的护卫,在他白庆这样的高手眼中,也多数是仅仅粗通拳脚刀兵的汉子罢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在这些护卫之内,也有着不少已将功夫练到了家,已能在武林中算得是有分量的高手,大约有二三十人之多。

    可是白庆的武功较高,眼界也高,那些能在武林排得上号的,也不一定入他的眼。

    此时能让白庆开口询问的帮手,除死去的卢洋之外,也只有岳阳、柳河二人罢了。

    陆合、岳阳、柳河、白庆、卢洋。

    目前庄冥手下,以这五人功夫最高。

    “他们几个,都很忙碌。”

    庄冥缓缓说道:“近年来招揽的习武之人,能称上高手的,也不足三十人。这个数目听起来似乎不少,但家大业大,咱们家的生意,流向整个东胜王朝,来往交易甚多,又怎么足够?”

    这二三十人,哪怕都列为护卫首领,让他们各自带领一些护卫,每人率领一队去押送货物,可比较起他如今的生意来,怕都显得颇有些人手不足。

    何况如今被杀的卢洋,更算是功夫排在前列的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白庆微微咬牙,说道:“我亲自走一遭吧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也不能让你冒此大险,卢洋已经被杀,你的功夫与卢洋在伯仲之间,也没有把握能胜那盗匪头子,岂非平白送了性命?”庄冥摆手道。

    “都怪我本事不足。”白庆闻言,略有黯然。

    “也不能怪你。”庄冥思索了下,又说道:“不如这样,我让乾阳随你去,只是他一向木讷,路上行事,仍是以你为主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身边呢?”白庆迟疑道。

    “有殷明在身旁护卫,谁又能刺杀得了我?”庄冥闻言,笑道:“早年我也经常派遣乾阳和殷明外出押送货物,甚至最初经商时,他们两人都被我外派出去,自己身边连护卫都没有。只是近两年来,人手不算太过短缺,也怜他二人经常奔波劳碌,所以便继续在我身边,也算闲暇休养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主要是离得太远,要耗费极大的心神,才能操控乾阳和殷明,所以在人手足够的情况下,他这两年间,便也没有再让乾阳和殷明去押送货物了。

    其次,留下乾阳和殷明,自身的性命安危才有保障。

    “既然眼下缺人,让乾阳跑一趟,也不算什么。”庄冥笑了声,回望一眼,自嘲着道:“想必近两年间,他寸步不离,也有些烦躁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乾阳大人押送货物,放眼整个武林,恐怕也没有人能劫下咱们这批货了。”白庆闻言,显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把货物安然送到广府,在回程之时,你可以与乾阳,去寻一寻这些盗匪,为卢洋报仇。”

    庄冥眼神中带着些许冷淡的光芒,寒声道:“我经商六年,各方人物,劫我货物者,不下百次,但至今没有任何一人,可以逍遥法外!这一次,也不例外!”

    而在他心中,却又闪过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宋天元!

    关于此次货物被劫,人手被杀之事,十有八九,是与此人脱不了干系!

    这是策反殷明之后,要尝试着,能否调走自己身边的乾阳?

    如此一来,自己身边,就只有一尊武道宗师。

    而且是被策反的武道宗师。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

阅读页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淡灰

深绿

橙黄

夜间

字体大小

章节为网友上传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